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强人突袭计脱身
    昔年八大佛宗,创寺或早或晚,但都传承上百年,分别是:

    嵩山大禅寺:位于北周登封嵩山,始建于南北朝时期,昔日“天下五岳正宗”之中岳,为世宗灭佛时所灭,寺内之人奔逃南方,于福建莆田九莲山重建庙宇,江湖惯称“南大禅”,威势远逊当年,只能偏居一方;

    杭州金山寺:位于南宋杭州城外大金山,始建于南北朝时期,乃南宋镇国之寺,昔日与大禅寺南北并立,如今成为南方佛门魁首,低调超然、不假外物;

    衡山白云庵:位于南宋衡阳衡山,昔日“天下五岳正宗”之南岳,门内皆是女尼,“诛邪之战”损失惨重,后渐渐没落;

    九华山光华寺:位于南宋池州城内,万僧南渡时,广纳僧众、实力大增,理念同金山寺相反,崇尚积极入世、热衷参与江湖朝堂等事宜;

    峨眉山万佛寺:位于西蜀乐山,乃西蜀镇国之寺,同青城道派、双飞绝堡并称为“西蜀三大擎天巨柱”;

    徐州珈蓝寺:位于北周徐州城外,为世宗灭佛时所灭;

    居延金刚寺:位于河西肃州,灭佛运动后衰弱,为天地盟主所灭;

    南海灵隐寺:传闻位于南宋南海,隐世少出,然但凡传人出世,必是惊才绝艳,佛学、武功、药理、阵法,无有不通、无有不精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没有不灭的王朝,也没有不灭的宗门,更何况是我辈武人。”风伊唏嘘不已,内心首次生出了关于永生的疑问,“传说轩辕黄帝飞升天界,也得永生,而诸天神佛,恒古不灭,也不知是什么景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女子侧了侧身子,貌似是感兴趣地问,“公子大家贵族出身,也好那长生之说?”

    长生之说,自古有之,尤其是帝王贵胄,最是热衷,秦皇求药、汉武炼丹,纵使力压一世、功垂青史、权倾天下、荣华一生,犹自不满足,乱服丹药,反而误了性命。

    风伊摇摇头,“我辈武人,不信佛、不崇道,只以手中刀枪问平生,眼看着乱世将临,强者争锋,权势若危卵,人命如草贱,哪管得了什么长生?”

    “公子小小年岁,看得倒是通透,听公子一副江南口音,莫非是南宋三阀中的萧家公子?”女子又一次侧目看看风伊,玩笑般道破风伊“身份”。

    “呃,我只是以字为名,这姑娘显然是把‘肖’理解成了‘萧’。”初次相识,防人之人不可无,对女子扯谎本就令风伊汗颜,如何能再添误会?此时赶忙解释说:“我非是萧家之人,姑娘误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,公子说不是就不是吧。”女子嘻嘻笑道,显然不信,也令风伊颇感无奈。

    连风伊本人都没觉察到的是,同陌生女子一番谈话,倒是冲淡了心中悲痛,至此复闭上眼睛,运功调息,体表热气蒸腾,不打会儿功夫,全身衣衫尽数干燥,不复之前湿漉。

    火苗灵动飞舞,柴火噼啪轻响,就这样,一男一女,默默无声,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翌日清早,暴雨停歇,感知到女子不告而别,风伊缓缓睁开眼帘,双目之间神光闪眼,也不知是泰山之内的未知奇遇,还是一日夜来的真气消耗和恢复,风伊感觉到只需一个契机,就能打破界限,晋升先天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一日一夜,家里又该担心了吧,想来雨势磅礴,大家应该还在原地驻扎,我得抓紧时间返回了。”风伊长身而起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用着急返回了,你也回不去了,说说吧,在泰山之内,你都经历了什么?关于你手上戴着的戒指。”一道人影,眨眼显现,立于寺门,将晨光都遮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轮回者!!!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手中同样款式的戒指,风伊心下一跳,脑海中的记忆片段零星闪现,不觉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来人双目一眯,凶光乍现,声音却越发温和:“呦,知道的不少,我很好奇你究竟经历了什么,居然能说出‘轮回者’这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言罢心中一动:“主神没有关于暴露信息的提示音,既没有扣分通知,也没有要求灭口,所以这小子,要么就是主神漏洞的穿越者,要么就是亡于此世界的高级轮回者转生。”想到这里,嘴角的笑意更加温和。

    “此人实力明显强于我,至少也是先天宗师级,加上轮回者各式各样的奇异器物,三十六计走为上。”闪念之间,风伊提气后退,作势欲从后殿逃离。

    “逃得了吗?”来人一步踏出,周身之间金光闪耀、佛音梵唱,隔空一掌,如神如佛,风伊被生生压制得不可擅动。

    “噗!”百炼之体,立遭重创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这么强!”风伊不是没见过宗师动手,但从未想过会自己这么——不堪一击!

    “嗯,还不错,所以我很疑惑啊,”周身佛光环绕,来人缓步上前,不解道:“他们五人怎么说也是一级高阶轮回者,杀人虽然不行,但逃命的手段总是不少,怎么就折在了你的手上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明明没有达到大宗师境界,怎么可能这么强!”风伊强自撑起身子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呵,虽然我也不过是个二级低阶轮回者,也就相当于你们世界的宗师,但我的眼界阅历岂是你能想象到的?我接触的高手、武学和战斗,怕是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要吓死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究竟来自哪里?”风伊急声问道,脑海中疯狂地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摇摇头,来人轻蔑一笑,握掌成拳,佛光大涨。

    “啊!”风伊一声惨号,只感觉双腿被人生生捏碎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我说,我要听你说。不知道话多是反派们被逆转的标志吗?我去,我怎么把自己定义成反派了。”无视抱膝打滚、痛得汗泪横流的风伊,继续近前。

    “云爆弹!”看到风伊翻身时压在身下的器物,轮回者瞳孔急剧扩张,一张灵符拍在身上,本能般后撤,周身佛光内敛,十三层佛光压缩到极致,紧紧贴合在体表。

    “轰!”高出普通炸弹几十倍的起爆反应时间,令胡佛光仍然大受波及,整个人被空气燃烧爆炸的气浪轰出数十米。

    云爆弹爆炸时间长、波及范围广,熊熊大火焚灭一切,别说风伊的身影,就连残存不多的珈蓝寺,也被从世间抹去最后的踪迹。

    逃过一劫的胡佛光面色阴郁,“云爆弹起爆之前的刹那,那小子该是使用了比尔的逃生随机卷,被传送走了才是。但,外人怎么能使用只有本人和队长才能打开的空间戒指?”

    数里之外,早早离去的白纱女子去而复返,乘风立于树顶,看着远处波及甚广、翻滚汹涌的火海,双目收缩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前几日我心血来潮,念经供奉,于梦中被老母示下,言珈蓝残寺中,有我一桩大机缘。我前来数日,均查探无果,偏偏是那小子一来之后就发生如此变故,看来这萧家子乃是我的有缘人。如今显然有敌在侧,我当小心谨慎,再探珈蓝。”打定注意,女子脚下轻点,若隐若现,朝珈蓝驶去。

    漆黑之中,一道人形突兀闪现,俯面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随机空间传送带来的拉伸和眩晕感,让本就受创的风伊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“按说距离不会太远,我得抓紧时间想办法隐匿身形,接骨疗伤,也多亏了这伊方甲,内府到是并未遭受重创。”摇摇昏沉的脑袋,摸着胸前的内甲,风伊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猛地抬头望去,四周竟是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清晨时分,怎会如此?这里……我到底是被传送到了哪儿?”

    感知之中,四下无人,风伊挣扎着翻过身,左手轻抚右手中指上的空间戒指,感慨万千:“阴差阳错地撞破这些轮回者的事,又莫名其妙地反死而生,得到不少珍贵道具好说,脑子里还多了一大堆不输于我的记忆片段,最糟糕的当然是被毫无还手之力的强者追杀,我这是开始江湖历练了吗?呵呵。”

    自嘲一笑,风伊从戒指中取出上好的回气丹服下,又撕开双腿衣裤,取出得自空间戒指的黑玉断续膏均匀涂抹,扎好绷带,方才开始运功疗伤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风伊内伤得以缓解,真气也恢复得七七八八,只是双腿膝盖以下尽数碎裂,需要长期修养,但现在这个环境,哪儿能安得下心?

    动不如静,风伊一番思索无果,只得采用不是办法的办法:“现在唯一可行的就是查看脑海中有哪些速效疗伤之法了。”

    侦查术、刺杀术、潜行术、暗影术;念动力、轻功、暗器手法;剑法、刀法、枪法、爆破;还有……这是——天魔功!

    “……看来看去居然只有这天魔蚀肉可以短时间内回复全身伤势,被逼急了练一下用来救命也无妨,但不说我体内根本没有任何天魔之气,就说这附近连半个人影都没有。”风伊反复查看脑海中的记忆片段,只看到天魔功第一式的运行功法,颇感泄气,无奈之下唯有继续打坐运功,先将内伤完全治愈,再作打算。

    天魔四蚀,损人利己的绝世魔功,以对手血肉供养自身,尤擅疗伤聚气。

    其中第一式天魔蚀肉:乃是以天魔之气控制对手,吸纳其血肉精气,修复自身身体创伤。

    身处后天,目难夜视,风伊拿出磁电灯,但见此处溶岩遍布,怪石林立,鬼斧神工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将灯系于额顶,双臂撑地用力,风伊落于一处石岩顶端,抬头望去,顶穹漆黑,恍若夜空,万籁俱静,群星隐匿。

    稍作沉吟,在确信感知四下无人后,风伊取出一物,抬手射入高空,闪光弹爆出耀目白光,至高之处,竟是一片实地?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