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三章 叫我的名字吧
    一直到第七日,陆川才再度做出了令自己稍稍满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只凤凰,他这辈子只怕也做不出来一模一样的存在了。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幸好师父在见了他做出的东西的残渣之后放了他一马,给了他一句合格,而不是要求他重新做一遍。

    只是没了对照,陆川觉得自己这问题也不是那么好解答的。

    这屋子里的食材都是可以用的,豹肉还剩下了不少,陆川又开始想新的搭配方法。

    随着研究的渐渐深入,他索性直接就住在了庖厨里,柳茹月偶尔会远远看着夜里燃起火光的地方,却没进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这次再有了成果,陆川第一时间想要分享的人却不是柳如烟,而是陆晨希。

    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。

    这次一定要叫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陆川兴致勃勃的端着自己做出来的灵珍,离开了庖厨。这次倒是记得关门了。

    柳茹月就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,身边施了一层结界。

    今日闲的无聊,所以看看努力认真的小徒弟,有没有私下偷懒,果真,忙了没有多久,便想着跑路了么。

    只是怎么端着盘子一起跑。

    这是要偷偷将好吃的给谁送去,居然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孝敬师父!

    柳茹月抿着唇,一道轻烟一般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直追到梅园,柳茹月才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,原来是来看自己青梅竹马的客人啊。

    小家伙们恩恩爱爱,她这个老太婆还是不要瞎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柳茹月两手手指交叉,慢吞吞的伸了个懒腰,还是回去睡个觉,睡觉少了,会老的快的。

    陆川进来的时候,这里果然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雪狮虎也不在院子里,看来陆晨希又去练剑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个女子,偏偏修炼的法器是剑,果然够刁蛮。

    陆川直接将盘子摆在了地上,坐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,幸好盘子是御宝斋特意订制的灵器,能够保持温度,不然只怕都已经凉透了。

    看似很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陆川却在脑海中一遍遍演算着配料的比例,想着下一个菜色应该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等再过几天,豹肉用完了,他就该去找师父学净化怨气的功法了,所以趁着现在,他更应该尽全力来推演这些他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陆川有一种感觉,当他休息了法术之后,他的观念可能会改变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很清晰的感觉,他现在的灵珍的制作完全是依照材料来的,可能到时候他会考虑的东西要更多,但反而是太多的顾虑会失去纯粹的感觉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师父一直等到现在才真正开始教他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十八岁之前,他都是自由的,所以他做菜的风格也是一样的,洒脱自然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就是在之前的基础上定性了。

    “你,怎么在这里。”陆晨希抓着雪狮虎颈边的毛发,一人一兽慢慢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雪狮虎的嘴里叼着两只比狗还要大上不少的东西,纵然以雪狮虎的大嘴,也只勉强叼住了两只猎物的后颈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叼过来的,不如说成是拖过来的。

    一人一灵兽带起了沉重的脚步声,然而就这样嘈杂的噪音都没将陆川惊醒,一直到陆晨希开口说话他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丑丫头,你回来啦。”陆川抬起头笑的明朗,“我可是等了你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干什么。”陆晨希倒是显得不是很幻影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陆川看看雪狮虎口里的东西,又看了眼陆晨希不是很愉快的表情,“怎么了,偷着干坏事儿了怕被我发现?”

    “你未免想的太多了。”陆晨希抬手将人挡开,面色微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儿啊,阴阳怪气的。”陆川双手环胸,盯着陆晨希覆着面具的面庞,重点在她带着冷意的唇瓣上。“你不是说了,我们可是打过架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想再打一次么?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。”陆川终于也被陆晨希的语气逼得有些不耐烦起来,剑眉微敛,眼底染上了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“你今日若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,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出气,别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惹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不着边际么?”陆晨希微微勾唇,露出一个明晃晃的冷笑,“那也比你做事要强的多,明明知道我还留在这里,但是整整七日都未曾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忙人啊。”

    陆川哑然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你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。”他端起了身边用罩子罩着的灵珍,“快来看看我这些日子的劳动成果,还要多亏了你上次的提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又是像上次一样的垃圾菜?”陆晨希仍旧端着架子,语气并未比刚才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“丑丫头,我记得以前你没这么难哄的。”陆川眨眨眼睛,语气认真。

    陆晨希抬手摸摸自己带着面具的脸,“我现在这样子,若是你不知道我本来面目,你还会觉得我丑么?”

    身形娇俏,却英气勃勃,尖细的下巴上,樱花般粉嫩的小口,裸露出来的皮肤白而细嫩,露出的一双眸子更是带着一股无法让人忽视的傲气。

    那是一双很有神的眼睛,这样的人,谁会怀疑她不是一位美人呢。

    即使面具下的是一张有着丑陋胎记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哄,自然有的是人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服了你了”陆川语气无奈,“那你说说吧,我该怎么做这件事儿才能翻篇儿。”

    陆晨希迟疑了片刻,“不许你再叫我丑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诶,这个名字叫了这么久,你都没反对过,我都叫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,我真的没反对过?”明显的反问句,当年为了这个外号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,找陆川不知道理论了多少次,现在对方却露出一副忘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要怎么叫你呢?”

    “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陆晨希?”陆川摸摸自己的鼻尖,“这么叫着,感觉好生疏。”

    陆晨希犹豫了片刻,直到雪狮虎都开始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向她,她才缓缓开口,“那你可以唤我晨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看?”陆晨希迅速略过这个话题,看向了陆川手中端着的东西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