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八十五章 朋友
    天门一说,自古便颇有争议。曾有人言,绝世高手修为强大无敌,可入天门,成为另一方世界之中的仙人。也有人说,所谓天门只是胡编乱造出来的故事,因为没几个人能够真正见过天门亦或者是开天门,而那些传闻之中能够大开天门之人,基本上都不存于世。所以,关于这些人的种种传闻,可都只是好事者编纂出来的,信不得。

    南海之上,那一场天门大开,因为种种原因,未能传到中原腹地。可是,作为剑灵,却真真切切的见过了这个原本已经转世而去的年轻和尚,本以为就此身死道消,可不曾想,竟然又在这里见到了。

    身形飘忽的释然和尚嘴角微扬,笑意淡然。

    可是站在身边的那位中年和尚,则是一脸的哀伤,转头看着身边那身形飘忽的释然和尚,张嘴道:“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自南而来的中年和尚,赫然是那南海之外的佛门圣地的监寺,释怀和尚!

    当初,曾亲眼看到了自己宠溺的师弟兵解转世而去,如今再度看到,自然难掩心中情绪。事实上,释怀和尚早些时候在嘉龙江边渡江的时候,就已然感受到了师弟的气息,而后被那宋新吉拦路之后,这位依旧将一抹气息留在天地之间的师弟也曾传话而来,才有了后来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时行色匆匆,为了援救苏春生,故而没能多说,如今苏春生性命得以保全,自然也就不再担心。

    释然和尚咧嘴一笑,看着这位眼眶微红的师兄,轻轻笑道:“师兄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释怀和尚点了点头,轻轻叹息道:“师弟,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释然依旧是当初那副无所谓的模样,摇头晃脑道:“这都是自己选的路,怨不得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好了,这里估计不多久就会被人盯上。钦天阁那些人,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释怀和尚急忙点了点头,可是却一时间又有些犯难,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的,能去哪里呢?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直都立于远处驿道边缘看着这一幕的山魅小人急忙向前一步,大声道:“诸位大仙,我知道哪里可以落脚,江北郡里头就行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那山魅小人,顿时将那龙少给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这一场大战会有绝世高手出手相助,可是没想到,这两位似乎来头有点太大了,尤其是那个白衣女子,以及那个身形飘忽的年轻和尚,让本就由灵气而生的山魅有一种莫名的恐慌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些人的出现,才让这个山魅小人更加坚信,跟着苏春生苏公子混,绝对没错的!

    出乎意料,那位身形飘忽的释然和尚并未有多少疑问,只是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接下来,剑灵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白光进入到了赤霄剑中,而后便是释怀和尚扛起了满身血污已然昏死过去的苏春生向北而行,山魅龙少在前面带路,至于那韩笑,则是急忙抱起了那昏倒在了路边的楚幼微,一行人身形一晃,直奔那座江北郡郡城而去。

    四下寂静,没多久,刚刚众人停留过的地方,便出现了数十名身穿黑色长袍的锦鲤高手,陆陆续续也有一些身穿奇装异服的高手落脚,可是都只是停留在此地,转头看向江北郡,却谁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场变动的江北郡,终于恢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,人们议论纷纷,大抵是在讨论那一场震动,以及从江北郡直冲而起的数百柄长剑。还有包括驿道之上的袭杀结果如何,诸如此类,只不过谁也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是暗自揣测罢了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。

    位于江北郡郡城之中的小巷子之中,一处原本破败早已经无人居住的院落之中,燃起了阵阵火光。

    院落的房间里,已经被打扫的干净无比,只不过却依旧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院落之中,那山魅小人蹲在破败的台阶之上,略显紧张局促的抬头看着身边的中年和尚,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。

    这座院落,便是山魅龙少找来的落脚之地。事实上,在先前入城的之后,苏春生便让这个山魅去做一些破坏,而龙少也找到了这座城中的剑阵,被自己毁掉的那柄长剑,便是插在此处的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只不过龙少却没能想到,自己毁掉了一柄剑,这座城中依旧有百余柄长剑,而且剑阵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,险些将苏春生斩杀于驿道之上。

    如今,山魅小人见到了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,很清楚什么叫做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

    山魅小人大气都不喘息一下,而那位中年和尚也自始至终都没有搭理他,而是抬头站在院落之中,嘴角低喃,似乎是在和什么人说话一般。

    只不过,究竟是和谁说话,山魅小人大抵也能猜出来。多半是那个身形飘忽的和尚了吧?只不过山魅很是好奇,那人似乎已经不是人间之人了,更像是残存的一丝气息,为何偏偏给人一种强悍无敌的感觉?

    寂静许久之后,那位中年和尚终于缓缓呼出一口气,抬头摆了摆手,像是和人告别一样。

    山魅小人顿时瞪大眼睛,看着那漆黑的夜色,难道是走了?

    “世间有灵物,名为山魅,今日一见,当真是三生有幸啊。”中年和尚在驻足片刻之后,才回过头来,看着那蹲坐在台阶上的山魅小人,柔和一笑。

    山魅小人险些从台阶上跌落下来,急忙一跳而起,咧嘴摇头道:“哪里话哪里话,大仙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可是被这么一位大人物如此称赞,山魅小人都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那释怀和尚笑了笑,丝毫不以为意道:“今日多亏了侠士对苏施主的出手相助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    山魅龙少顿时拍了拍胸脯,急忙道:“那可不,咱好歹也是苏公子的好兄弟,为苏公子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,这点小事,不必挂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释怀和尚依旧是淡然一笑,点头道:“若是有机会,到南海雷鸣寺中做客,小僧到时一定会亲自接待施主的。”

    山魅小人刚想客套两句,下一刻便骇然大惊,道:“雷鸣寺?七大武学圣地之一的雷鸣寺?大仙是雷鸣寺的人?”

    释怀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怪不得,哇哇哇,遇到高手了。”山魅小人似乎对于雷鸣寺反应很激烈,顿时傻眼了,喃喃自语个不停。

    释怀和尚并未在意,而是轻轻转身,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四周,皱了皱眉头,沉声道:“在下南海雷鸣寺释怀,暂居此地,多有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四周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可是在院落之外的漆黑小巷之中,数十名悄然靠近的锦鲤高手,瞬间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钦天阁。

    身为阁主的孙禄山罕见的走出了高大的阁楼,停在了巨大的洁白玉石大坪之上,抬头南望。

    四周游曳的甲士以及暗藏的锦鲤高手都有些不解,却也无人靠近,只是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玉石大坪之上出现了一道飘忽的身影,诡异的站在了孙禄山的对面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四周本就戒备森严警惕万分的锦鲤高手以及游曳甲士,纷纷大惊失色,急忙开始靠近。

    居中的孙禄山头也不回,沉声喝道:“都退下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的锦鲤高手以及甲士,纷纷停下了脚步,虽然不解,可是却无人违背命令,纷纷向后撤去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的甲士以及锦鲤高手都撤出了洁白的玉石大坪之后,孙禄山才缓缓呼出一口气,抬头看着对面那飘忽的身影,皱眉道: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却见对面,那一道飘忽的身影,赫然是一个身穿青衫的年轻和尚,此刻却并未双手合十,而是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年轻和尚挠了挠光溜溜的脑袋,笑眯眯道:“我是谁,你猜不出来?”

    孙禄山眉头紧皱起来,沉默了片刻之后,才疑惑道:“听闻南海之上,雷鸣寺一位年轻的弟子开天门而不入,难道就是阁下?”

    那年轻和尚哈哈一笑,点头道:“没想到你这个老头子还算消息灵通,不错不错。”

    孙禄山顿时脸色阴沉下来,皱着眉头沉声问道:“不知阁下前往此地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和尚却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绕过了孙禄山的身形,将视线放在了玉石大坪背后的那座高耸的阁楼,喃喃道:“这就是钦天阁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就那个样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这两年江湖上流行一个事情,就是没拆过钦天阁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绝世高手,就想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孙禄山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阁下于我钦天阁可有冤仇?”

    年轻和尚点了点头,笑眯眯道:“当然了,你们欺负了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孙禄山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可是年轻和尚却猛然抬起双手,疯狂的气机流转而起,一边沉声道:“对了,我朋友叫苏春生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爆裂声传出,远处那座高耸的钦天阁,毫无征兆的颤动起来。
为您推荐